森马:游人巨型冰桶内吃水果消暑!

文章来源:牌子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7日 23:32  阅读:7112  【字号:  】

也许,这玻璃笼住的世界很安全很温暖,不会有暴风雨的侵袭。不会有雷电肆虐,可这于人生而言,究竟是风景线,还是囚笼呢?

森马

幸福,在哪里,我仿佛知道了准确的答案。那在身边,在每个人的身边;幸福是甜的,但如果不经过反复思考是发现不出来的。

我的妈妈个子不是很高,留着长发,眼睛很有神,平时对人总是一脸笑容。妈妈对我非常严格,看见我没完成作业就在玩时,她的脸马上由晴转阴,我就得赶紧去写作业,看到我作业写的较好时,她都会夸我。

接通电话后妈妈好似叹了口气,又好似什么也没发生,这使我又二丈和尚——摸不着头脑。刚打完电话没几分钟,爷爷奶奶跑过来了。我记得爷爷的腿不好,看他拄着拐杖慌张的跑来,我连忙跑过去扶他。结果一直对我唯命是从的爷爷对我发了火,他被我搀着站定后扬起手中的拐杖就要往我身上呼来。奶奶一看这情形赶紧抢先夺了爷爷手中的拐杖。我呆呆的愣在那,完全不知道也要为什么打我。

那一天,她出乎我的意料,让大家在作文课上写作文,而且要求下课之前必须交,不交不能走。没有教参,没有手机,没有平板,让我怎么写啊!我目光呆滞地盯着作文本,耳畔都是同学们的笔触到纸上发出的沙沙声,以及钟表滴滴答答地走动声。感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,我抬起手看了看表,还有十分钟下课,总不能交空本吧!全班学习最差的同学还写了呢!于是我大笔一挥,写了一首诗,一首和写作主题完全不相关的诗,心想:总比不写好吧!反正语文老师也不喜欢我,无所谓。

我想回家了,看到公交车站有一个机器,走到了机器的旁边,机器的屏幕亮了,上面显示着,只要说出你想要去的地方付了钱就可以到达。我说出了我家的地址,眼前一闪就到了家门前,机器人给我开了门。

时至今日,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我四年级时的一个愁云惨淡的下午。天下着小雨,淅淅沥沥地向着这个城市的深不见底罅隙蔓延着。整个庞大的城市犹如丝茧一般被包裹在了密密麻麻的雨雾中,消失了声音,消失了光线,消失了那些让人心烦意乱的苦恼。犹如飓风席卷走了一切,我的脑海一片空白,然后在这恐怖得让人窒息的空白中,滋生出密密麻麻的悲伤填塞满的我满是伤痕心脏——考试,砸了!伤不起,不能自己。




(责任编辑:江雨安)